汇率弹性增强有助提升货币政策有效性

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2019年08月09日09:58分类:中国央行

8月8日,人民币美元汇率中间价报7.0039,较上一交易日低43个基点,连续6日走贬,为11年以来中间价首次跌破7元。

受经贸摩擦升级、美国对中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等影响,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压力加大。继本周一(8月5日)人民币在岸和离岸即期汇率双双“破7”之后,市场以及分析人士对于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破7”并不意外。从企业以及投资者角度看,他们对于人民币汇率波动的认识趋于理性。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表示,从长期来看,汇率“破7”是提升人民币汇率弹性的有益尝试,是汇率走向清洁浮动最终目标的重要一步。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的主要目标虽在各阶段有所变化,但建立浮动汇率体制和机制的目标始终没有改变。从国际经济学的观点来看,浮动汇率机制对经济体来说具有“自动稳定器”的功能,即在世界总需求不断变化的情况下,即使没有货币政策等相关政策的调节,由市场决定的汇率水平的调整能有效推动经济体保持内部和外部的平衡。

“受世界经济放缓、外部发展环境不确定性增加以及避险资本推升美元汇率等各种因素的影响,5月份以来,人民币承受了较大的贬值压力。在供求关系变化和市场预期看淡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出现一定幅度贬值并不奇怪,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合理的。”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这种贬值是人民币汇率弹性机制功能的具体表现,是弹性汇率机制应对外部冲击的合理反应。随着形势的发展变化,外部负面因素还有可能影响中国经济,届时需要浮动汇率机制更加有效地发挥抵御外部冲击的作用。

从短期来看,谢亚轩认为,当前人民币汇率弹性的提升有助于减弱国际资本外流的压力。“不论是从国际经验,还是从2018年以来国内的实践经验和外汇占款数据来看,人民币汇率随着内外冲击的变化而提升弹性,确实有助于分化汇率预期,抑制国际资本外流,降低央行干预外汇市场的必要性。”

另外,汇率弹性增强有助于提升央行货币政策的有效性,避免央行货币政策的调整受制于对汇率的担忧。“‘7’这样一个整数点位不应该被视为‘禁区’,而更应该视为早晚要打破和丢掉的‘枷锁’。现在来看,打破的是‘枷锁’,获得的是货币政策调控空间的自由。”谢亚轩说。

对比2015年至2016年以及今年5月份以来人民币的两轮贬值可以发现,两轮贬值在市场预期、内外部环境方面都有很大不同。同时,市场主体对于汇率波动的认识和适应情况日趋进步,监管部门的政策工具和管理经验也在走向成熟。2015年至2016年,人民币经历了对美元的阶段性单边贬值,叠加美联储启动加息、资本外流大背景,外汇储备急速下降,市场上还一度发生了“保汇率还是保储备”之争。在这一背景下,监管方面进一步加强和改进了跨境资金流动宏观审慎管理,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政策工具。

“当前人民币贬值,主要是美国加征关税升级和避险需求推高美元,导致市场供求关系和预期改变所致。主管部门并没有有意为之,也从未释放希望贬值的信号。近年来,我国已经积累了较为丰富的资本流动和外汇市场的管理经验,相关机制不断完善并较为有效。”连平表示,事实上,人民币合理贬值既顺应了市场供求关系变动的趋势,又与当前的市场预期相匹配;在当前维稳意愿较为明确的政策环境下,市场对贬值的节奏和幅度应该会有合理的预期和判断。

谢亚轩强调,人民币汇率破“7”并不意味着决策层的政策导向是刻意推动人民币汇率贬值或者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就不重要了,央行的操作目标仍然是从逆周期宏观审慎的角度维护人民币有效汇率的基本稳定。

央行行长易纲表示,虽然近期受到外部不确定性因素影响,人民币汇率有所波动,但对人民币继续作为强势货币充满信心。央行完全有经验、有能力维护外汇市场平稳运行,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

央行此前表示,将于2019年8月14日在香港发行两期人民币央行票据。这将是2018年11月份以来,央行第5次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央行票据。从过往经验来看,央行在香港发行央票可以稳定离岸人民币汇率。

“2019年5月份以来,人民币承受了新一轮贬值压力,目前已经采取了相关举措减缓市场压力,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迄今为止,仍有不少工具尚未使用。”连平建议,未来可以综合运用各类工具,加强预期管理,完善跨境资金流动管理,同时及时加大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以中国经济的良好基本面为外汇市场平稳运行奠定基础。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陈周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