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境内外支付同样安全、高效——访SWIFT欧亚非及中东地区首席执行官何亚伦(Alain Raes)、SWIFT中国区总裁黄美伦

中国金融2019年08月07日16:12分类:人民币动态

问:SWIFT在中国已经耕耘35年,见证了中国金融业快速发展的过程,您怎么看中国金融业的不断开放?

何亚伦:SWIFT长期在中国运营过程中我的感受有四点:一是中国政府一直在推动中国经济的开放,也一直在努力使中国银行业以及金融系统更加安全、更加完善。通过立法还有监管等方面的努力持续推动金融机构建设;二是从市场规模来看,中国正在加大国际化进程。中国中产阶级的收入在快速提高并不断进行消费升级,这使得中国正在转变成一个消费导向型的市场;三是中国也在通过一些战略或者国家层面的安排推动中国经济进一步开放,比如通过“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国企业不断开拓海外市场。在这个过程中,银行也在努力地支持企业客户进行海外运营,从而使得银行业务也不断拓展。比如,中国企业在非洲发展得很好,中资银行也在那里设立机构开拓了大量业务。四是中国的金融科技发展非常快,如腾讯或者阿里巴巴等。这些第三方支付业务在金融业产生了很大的积极影响。

总之,中国的金融机构在过去这么多年发展得非常好,不管是从市值来看,还是从管理资产的规模来看,全球前四大银行都是中国的银行。中国的市场也一直在开放,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20世纪初时,美国也在加大开放,但其金融监管出了问题,导致金融危机发生。在开放过程中,我们也清楚地看到,中国央行及金融监管机构正在努力避免这些情况发生。中国大型金融机构在全球市场的竞争能力提升很快。中国的银行业规模很大,但是跟国际一些老牌的交易银行相比,还应当持续不断地加强人才、技术、经验和成熟度方面的提升。

黄美伦:在面临国际市场竞争时,应深刻理解各种国际准则以及文化细节,比如各方怎么去互动,怎样去应对,其实这都涉及到人才。如果有足够专业、足够丰富的经验,就能确保团队在国际市场具有竞争力。

何亚伦:比如,Sibos是SWIFT每年在亚洲、欧洲和美洲的金融中心城市轮流举办的金融服务行业旗舰型国际会议。透过Sibos,我们能够感受到中国银行业的进步。五六年前,中国的机构还不经常出现在我们的论坛当中,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中国金融机构参与了。此间中国金融人也慢慢地学到了很多经验,能够在各专业领域展示他们自己。其实这也是一个成长的过程。比如,前些时间,中国的银行和很多国际银行一样,在贸易金融领域开展了很多业务,但在市场份额或者知名度上,与花旗银行这些国际性银行相比,还是有提升空间的。原因是这些国际银行已经在这个市场上存在多年,花旗的贸易金融实践甚至超过了200年,拥有了一些优势。而中国的银行还需要解决语言上的问题、加强人才培养和沟通技巧,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25年前,大家都不知道中国的银行有哪些,但现在国际上对中国金融业已经有了一个很大的改观。在中国开放过程中,金融机构、金融系统是发展非常好的一个领域。

问:请您谈谈SWIFT作为一个全球性金融报文传送服务组织,如何保证全天候的支付安全?

何亚伦: 安全已经完全渗透在SWIFT的DNA里。我刚加入SWIFT时,这个词就一直被强调。对于SWIFT,我们有三个关键:安全、标准和连接性。SWIFT是做数据传输的基础设施,因此一定要确保传输的数据准确而且不会被遗漏。所以我们每年都在加大投入,保证系统持续安全可靠。SWIFT在安全领域的投入每年大约增长60%—70%。

1977年SWIFT上线时就旨在系统性地克服种种挑战。那时起,我们就启动了持续迭代和改进系统以更好地支持跨境支付。这些年来,SWIFT的网络覆盖范围持续扩大,技术持续更新,相关标准也不断改进,我们还在消除冗余、提高可靠性和安全性方面不断加大投资。总之,SWIFT一直在进行迭代更新和投资,但今天我们所做的是彻底的改造。

黄美伦:实际上,维持高标准运营的能力也是SWIFT做金融报文传送时候非常重要的核心能力,它能确保我们可以保持报文传输的高可用和高持续,让整个报文不仅高效而且安全。

何亚伦:就像人体一样,身体运营需要充盈的血液,血的供应对心脏很关键,而整个金融机构运行就需要有资金,保持资金的流动性对SWIFT很关键。如果心脏在90%的时间是工作的,即便只有10%的时间不工作,后果也是不可想象的。对于SWIFT来讲也一样,整个系统不能有片刻停歇,要保证高速运行中的安全。

问:请你谈谈SWIFT的运行情况,未来的前景如何?

何亚伦:gpi是SWIFT推出的“全球支付创新”体系,即基于新技术的新支付服务。gpi是全球跨境支付的最新标准,可以实现即时支付以及中央银行全天候结算的需求。从2017 年推出至今仅仅两年多,gpi就已获得广泛采纳,迅速带来跨境支付前所未有的改变。超过55%的SWIFT跨境支付是通过gpi完成的,跨境支付总额超过了40万亿美元,支付完成速度空前快。超过50%的gpi支付在几分钟内到达最终收款人账户,几乎全部支付在24小时内到账。gpi支付有望两年内在跨境支付领域全面实现。速度快、收费透明和信息完整是gpi的三大优势,也解决了过去30年来跨境支付始终未能突破的痛点。现在美元汇款能在15分钟内到账,欧元在30分钟内到账,手机银行账户能实现秒到。

在亚洲,SWIFT与四个市场的多家银行进行合作,成功试行了即时跨境 gpi 支付服务。该试点项目的成功证明可以利用境内实时基础设施,将款项即时转至最终收款人银行和账户。如今,我们也在欧洲进行类似测试并在全行业推进,旨在全球范围内推出全球跨境支付框架。随着越来越多的银行从批量处理转向实时处理,gpi的支付速度将进一步加快。由于客户要求更快的支付速度,加上越来越多的市场正在转向实时支付,银行将别无选择,只能开始以这种方式处理付款。到2020年,gpi将覆盖数千家SWIFT网络上的银行,实现顺畅、安全、可靠、无摩擦的支付。覆盖200多个司法管辖区的11000名用户及其所有终端客户将受益于该创新型的跨境支付体系,目前占中国跨境支付金额总额的86%,包括国有大行及股份制银行十几家中资银行已经加入gpi。总之,SWIFT会适应整个开放体系。我们的核心能力在于标准、互联互通及科技创新。利用SWIFT gpi将跨境支付变得更快、更及时且更安全。

问:有人认为,SWIFT与央行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以及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跨境支付会形成一定的业务交叉或竞争,对此您怎么看?

何亚伦:SWIFT是一个数据传输的系统,CIPS是做支付和清算的,其实我们一直都是一个合作的关系,不存在什么竞争。并且,我们相信,CIPS的客户也可以从SWIFT的服务中获益。

黄美伦:CIPS跟SWIFT是一个天然的合作关系。因为CIPS是做人民币跨境清算的机构,SWIFT不做清算,就像一个通道一样,一个高速公路,我们的工作内容是连接,是关键服务的提供者,把加入CIPS的金融机构通过SWIFT网络连接起来。至于第三方支付机构,我们不拒绝任何合作,但始终要搞清楚为什么合作,合作的必要性等问题。

问:请您谈谈支付业未来会朝着怎样的方向变革,面临的挑战有哪些?

何亚伦:跨境支付是SWIFT的核心业务。未来,我们要做的就是让跨境支付像境内支付一样有效和无障碍。比如,我在比利时给你付一笔款,你的感受就跟接收一位朋友从北京的付款一样方便,即时就可以到账。

随着商品和服务流动速度的加快以及流动距离变得更远,资金的移动也变得更快和更远。银行账户间的资金转移必须顺畅,同时还必须安全、可靠和合规。而由于银行处于资金转移的中心,其核心架构至关重要。该架构必须保持开放、可信赖、创新性和高韧性;触角必须无处不在,运作必须稳健顺畅,而且必须能够支持智能、嵌入式和即时支付。整个支付路径都需要为银行提供支持。跨境支付在本质上比境内支付更具挑战性,因为它们必须弥合多种货币系统的“闭环”。全球180种货币和更多辖区所带来的复杂性需要引入新的“价值环路”,这会进一步放缓而非加速资金的流动,而这恰好发生在技术取得进步、经济需要进步的时候。只有建立无缝且开放的全球支付系统,才能实现账户之间的即时支付。

当前,越来越多的中央银行开始采用“实时全额结算” (RTGS) 系统,欧洲央行已经推出了雄心勃勃的即时支付服务 (TIPS:Target Instant Payment Service) ,相信之后会有更多的央行也会推出类似的服务。TIPS自2018年11月开始投入运营,目前已经帮助欧元区24个国家实现了实时的全天候欧元结算。境内支付系统转向全天候处理,是实现全天候跨境支付的关键推动因素,因为这些系统承担着境内交易支付及确保全面结算完结的重要作用。SWIFT支持这些全天候系统运行,而且将支持更多类似系统。

未来的跨境支付不仅更智能,而且更合规。随着监管的紧迫性以及罚款的增多,合规挑战越来越严峻。我们的目标是确保代理银行拥有最严格的控制措施以及最有效的工具,以发现和防止非法使用金融系统的情形,从而在不影响银行合规性的情况下,减少重复工作并提升效率。一是我们将继续通过构建我们的金融犯罪合规工具,提高参与者了解客户、筛查交易和检测反洗钱的能力,实现银行的合规需求。二是通过扩展我们的报告和数据分析服务来减轻合规负担,协助金融机构遵守国际要求,从而实现更顺畅的支付体验。三是使更多跨境业务参与者能够使用我们的工具来防范风险。总之,我们设想的即时支付领域需要一种新的范式以了解如何利用数据,将识别方案嵌入支付流程,以及重新定义和重塑流程。

未来,实时、全天候跨境支付会像境内支付一样无缝、便捷、经济、高效、易用,即时实现账户之间的跨境支付一定会来到。一旦全球支付同境内交易一样方便,批发和零售之间的界限将变得模糊。代理银行及其基础设施将建立起无缝且开放的全球支付系统,账户之间的即时支付也才能实现。

问:完成未来目标需要始终具备很强的技术,如何保持安全前提下的技术领先性?

何亚伦:技术就是我们的工具,这些都在SWIFT的工具箱里。我们使用技术也是为了完成我们的使命。比如,对于基于区块链的分类账技术(DLT),DLT目前可以代替SWIFT系统吗?好像还不可以,十年以后也许有可能,但是现在还不行。而且如果要替换一项技术的话,起码要有一定的原因,能真的从中受益。从目前来讲,我们看到的基于DLT的应用很少有赚钱的,几乎没有。

我们使用的技术要非常成熟,一定要确保安全。不管是风险也好,还是速度也好,对于一个科技公司或者对一个公司来讲都很重要。对于SWIFT来讲,因为其使命非常重要,所以我们可能比其他公司更加注重风险防控。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不注重速度,我们竭力去实现这两者之间的平衡。

问:谈到安全可用,SWIFT怎么做到永远走在前面?

何亚伦:网络袭击或者是网络不安全,这些话题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大家一直都在谈论。在打击网络不安全行为方面有一个铁律,就是,你永远都要比那些坏人行动更早,行动更快,你要比他们更好,这样才能防止他们的袭击。

我们的体会是,一定要加强国际层面的合作,比如在立法或者在一些监管层面一定要合作,这样才能更好地控制这种行为。在这方面,SWIFT有大量的合作。不管分享信息还是技术投资,我们都有大量的国际合作。

另外,我们有一个专门的团队在进行这个领域的研究,从而确保我们对这个市场上最新的攻击或者最新的风险事件清楚明白。对于这些可能的攻击性技术,我们都要有清晰的理解。但是,我们从来不会天真地认为我们始终比别人好,在这个行业,如果稍有自满,减少投入和研发,便可能导致问题出现。(记者孙芙蓉)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姜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