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汇率“破7” 我们是否该买点美元理财产品?

每日经济新闻2019年08月06日08:45分类:人民币动态

在市场一波又一波的“破7”预期之后,在岸、离岸人民币美元汇率终于在8月5日上午双双“破7”,并刷新2009年“汇改”以来新低。

随后,人民币汇率“破7”立即成为市场热议的焦点,各种观点纷至沓来,多数分析认为,人民币汇率“破7”意味着市场波动性加大,但基本面不支持出现趋势性贬值。央行有关负责人也针对这一情况回应称,当前中国经济基本面良好,为人民币汇率提供了根本支撑。央行有经验、信心、有能力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

那么,在人民币汇率“破7”的背景下,我们是不是应该换点美元,买点美元理财产品呢?这才是理财意识越来越强的中国老百姓当下关心的问题。

专家:人民币不会趋势性贬值

要想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首先就要弄清楚“大势”——人民币对美元“破7”后究竟会不会持续贬值,波动空间大不大?

目前,市场对于“破7”如此关注,一方面是因为金融市场中普遍存在以“整数”作为价格心理关口概念;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市场中对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破7”的预期由来已久。早在2015年“8.11汇改”之后,人民币就已经开始出现贬值,并在2016年末加强,但这一预期在人民币随后一年的升值中被“粉碎”;2018年下半年和2019年5月以后人民币汇率的每一波回调都会引起“破7”的讨论。

近期,在当前背景下,人民币汇率更加受到市场的关注。基于上述因素,人民币汇率“破7”自然成为市场热点问题。

市场主流观点普遍认为,“破7”本身并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还是应该更加理性地看待。就像央行相关负责人所说,人民币汇率“破7”,这个“7”不是年龄,过去就回不来了,也不是堤坝,一旦被冲破大水就会一泻千里;“7”更像水库的水位,丰水期的时候高一些,到了枯水期的时候又会降下来,有涨有落,都是正常的。

而对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趋势,多数分析都认为,人民币汇率不会趋势性贬值,短期内可能会在“7”附近维持波动。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就表示,美元指数已属“强弩之末”,未来可能呈整体回落的趋势;考虑到中美利差和美元有效汇率的走弱,2019年下半年中国资本市场的国际资本流入有望高于上半年水平,有助于改善外汇市场供求状况。谢亚轩团队认为,“7”这样一个整数点位不应该被视为“禁区”,而更应该视为早晚要打破和丢掉的“枷锁”。

央行相关负责人也指出,从宏观层面看,当前中国经济基本面良好,经济结构调整取得积极成效,增长韧性较强,宏观杠杆率保持基本稳定,财政状况稳健,金融风险总体可控,国际收支稳定,跨境资本流动大体平衡,外汇储备充足,这些都为人民币汇率提供了根本支撑。特别是在目前美欧等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转向宽松的背景下,中国是主要经济体中唯一的货币政策保持常态的国家,人民币资产的估值仍然偏低,稳定性相应更强,中国有望成为全球资金的“洼地”。该负责人还强调,央行有经验、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

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

既然央行的表态和市场专家的观点都认为人民币汇率会“基本稳定”,那么这一说法能否得到市场的支持呢?

一般而言,市场对汇率的预期往往可以反映在国际收支的变化上,而要看国际收支的变化,一个是看外汇储备,一个就是要看银行结售汇的情况。我们不妨从这两个角度来看看,市场上的实际参与者是如何用“脚”投票的。换句话说,看看那些直接参与到经济活动和售汇购汇交易的主体是怎么操作的。

今年上半年以来,尤其是5月份,人民币对美元就出现了一波明显的贬值。但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外汇储备规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192亿美元,较5月末上升182亿美元。实际上,除了4月份外汇储备规模小幅减少外,我国今年以来的外汇储备规模逐增加;在汇率有所贬值的情况下,截至2019年6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较2018年末增加了465亿美元。

而结售汇数据方面,2019年上半年,按美元计价,银行结售汇逆差332亿美元,较2018年下半年月均逆差收窄52%;上半年,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顺差312亿美元,2018年下半年为逆差。

数据还显示,上半年,衡量购汇意愿的“售汇率”,也就是客户从银行买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支出之比为66.8%,较2018年下半年小幅下降0.3个百分点。同时,企业在境内外的外汇融资总体上稳中有升。2019年6月末,我国银行的境内外汇贷款余额较上年末小幅上升29亿美元,2018年下半年下降599亿美元;2019年上半年,企业海外代付、远期信用证等进口外币跨境融资余额较上年末上升172亿美元,2018年下半年为下降132亿美元。

此外,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也就是客户向银行卖出外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收入之比为64%,较2018年下半年小幅下降0.9个百分点。企业、个人等主体外汇存款下降,截至2019年6月末,银行境内各项外汇存款余额较上年末下降63亿美元。

不难看出,在汇率出现贬值的情况下,我国上半年的跨境资金流动形势总体稳定,外汇市场供求呈现基本平衡,并没有出现明显的购汇增加,结汇减少的情况。只要人民币不出现趋势性贬值,这种“平衡”就不会因为“破7”而出现转变。

利差的“坎”不好迈

重新回到最初的问题:在人民币汇率“破7”的背景下,我们是不是应该换点美元,买点美元理财产品?

显然,不管是兑换并持有美元现金还是购买美元理财产品,我们的目的无非是以下两点:第一,规避人民币贬值带来的汇率风险;第二,利用美元对人民币升值的机会,获得更多的投资收益。然而,在美联储开始降息,在市场认为美元强势已是“强弩之末”的当下,通过兑换并持有大量美元现金,在规避人民币“贬值风险”的同时则面临着美元回调的风险,这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购买美元理财产品,是否可以达到获得更高收益的目的呢?

必须指出的是,通过购买美元理财产品获得收益,就必须要跨过中美“利差”这道“坎”。以中美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来看,当前,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仍保持在3%以上,而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则在2%以下。以2019年8月5日数据为例,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3.066%,比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高出了131.6个基点。

实际上,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反映了中美两国的市场利率水平,扩展到其他投资产品领域也同样如此。以银行理财产品(普益标准)为例:今年以来,美元理财产品的平均收益率多数时间维持在3%以下,而人民币理财产品(封闭式预期收益型)的平均收益率则一直维持在4%以上。比如,2019年7月27日~8月2日,美元理财产品的平均收益率为2.5%,而人民币理财产品的平均收益率为4.08%。

也就是说,只有在持有美元理财产品期间人民币的贬值幅度(年化)超过人民币和美元理财产品之间的利差,投资者才有可能获得更高的收益。换句话说,如果投资者放弃收益率更高的人民币理财产品,转而购买收益率更低的美元理财产品,就等同于以确定的“利差损失”为成本,去博取不确定的“人民币贬值幅度超过利差”带来的“超额收益”,同时,还要面临汇率风险可能带来的损失。

就像央行有关负责人所说的那样:对普通老百姓而言,过去20多年,人民币对美元和一篮子货币升的时候多、贬的时候少,中国的老百姓主要金融资产在人民币上,受到最好的保护,其对外的购买力稳步攀升,这些均能从老百姓出国旅游、境外购物、子女海外上学中反映出来。企业也是如此。我们不希望企业过多暴露在汇率风险中,支持企业购买汇率避险产品规避汇率风险。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陈周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