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七”不“破七”,“有近忧无远虑”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9年06月10日19:01分类:人民币动态

自2019年5月1日起,人民币美元汇率上升态势明显,5月17日一度达到峰值,在岸人民币6.9179,离岸人民币6.9491。之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6.9上下浮动,一时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是否会“破七”引发热议。对此,央行前行长周小川在日本回答提问时表示,“7”不见得要当作是汇率的底线,汇率也不必过分关注所谓整数位,中国依然坚持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汇率决定机制。“总体而言,如果把它(七)当作底线,这可能有点反应过度了。”那么,未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何去何从?

图1  2019年4月至6月在岸汇率与离岸汇率对比

1

数据来源:快易网

一、短期双向波动

从短期来看,人民币汇率将呈现双向波动的态势。自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以来,在中国具有比较优势的出口领域,美国大幅加征关税;在中国不具有优势的进口领域和科技领域,美国不断施加压力。根据海关总署的数据,2019年4月,中国对美国出口额313.56亿美元,进口额103.39亿美元,较峰值时期均有较大跌幅。中美贸易摩擦给中国经济带来了一些影响,人民币汇率短期内具有下行压力,可能会出现明显波幅。

图2  中国对美国进出口贸易情况

2

数据来源:海关总署

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也导致市场上部分投资者看跌人民币。对比中美GDP总量及增速,两国GDP虽一直在增长,但中国GDP增速近年来逐渐放缓,2018年达到6.6%。反观美国,经历了金融危机重创后,经济增速于2016年开始触底反弹,2018年达到2.9%,成为全球首个GDP突破20万亿美元的国家,外界对美元的升值预期也不断加大。再看全球局势,2019年年初至今,国际社会矛盾频发,欧洲政治不确定性加大,如英国脱欧、德国总理即将换届、法国黄马甲运动持续发酵等;日本经济持续低迷;阿根廷、南非、土耳其等新兴市场国家财政压力不断上升。短期内,全球局势的不确定性推升了作为主要避险资产的美元的汇率。

图3  中美GDP总量及增速对比

3

数据来源:CEIC,快易网

二、长期稳中有升

从长期来看,人民币没有贬值的基础,中国经济长期向好,人民币汇率将呈现稳定升值的态势。中国GDP增速虽然有所放缓,但依旧维持在6%以上,经济基本面依旧稳定向好。近年来,中国坚持供给侧改革,向着高科技、高附加值的产业进发,这是中国政府立足于国际产业变革大势,做出的全面提升中国制造业发展水平的重大战略部署。并且,中国拥有着近14亿人口,巨大的国内市场为中国经济提供了坚强的后盾。从中美家庭储蓄情况来看,中国国内市场还有很大的开拓空间,这部分空间为中国面对短期经济困境起到了很大的缓冲作用。所以,从长期来看,中国凭借着大体量、高增速、高质量的经济实力,人民币必然保持稳定升值。

图4  中美国内总储蓄率对比

4

数据来源:CEIC

另一方面,美国对中国部分产品加征的大幅关税,也会导致美国生产成本上升、消费产品价格上升,最终引起美国通胀率的上升。进口中国物美价廉的消费品,一直是美国通胀率长期保持低位的重要因素之一。美国全国零售商联合会研究显示,仅对中国家具征收25%关税一项,就使美国消费者每年多付出46亿美元的额外支出。从长期来看,中美经贸摩擦很有可能导致美元贬值,人民币升值。

三、人民币国际化将是必然趋势

随着中国综合国力不断增强、国际影响力不断加大,人民币国际化将成为必然趋势,这也意味着人民币长期趋势必将是稳中有升。从整体看,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世界前列的对外投资大国,GDP总量位居全球第二,增长速度远高于美国和日本,人民币也理应取得和其经济地位相适应的国际货币地位。据2018年世界贸易组织统计,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达30.51万亿元,连续两年位居世界第一。2018年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战略研究报告》指出,近10年,我国对外投资年均增长27.2%,跻身对外投资大国行列。

从国际货币职能看,人民币在支付结算、计价、储备职能上均有较大突破。支付结算方面,2018年,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简称CIPS)(二期)已于去年全面投产,实现对全球各时区金融市场的全覆盖。同时,以人民币计价的金融产品发展迅猛。中国债券已于4月正式纳入彭博巴克莱债券指数,被纳入全球综合指数后,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债券将成为第四大计价货币债券;人民币原油期货上市后一整年发展状况良好,成交量和持仓量稳居世界第三,表明人民币作为大宗商品计价货币的地位逐步提高。价值储藏方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截止至2018年末各经济体央行持有人民币外汇储备资产占全球官方外汇储备资产的1.89%,超过澳元加元,而美元资产占比有所下降。同时我们仍应意识到人民币与美元之间还有较大的发展差距,全球央行61.7%的外汇储备是以美元持有的。在现阶段,更应该注重维持人民币长期稳定趋势,以渐进地建立起世界范围内的信任,为人民币国际化奠基。人民币国际化和维持人民币长期稳定两者是相互促进的。

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中国本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想,建立起优于美元三权的人民币三权,这也为人民币长期稳中有升的趋势提供了保障。人民币追求全世界的对价权,给予各种要素资源更加合理的价格;确保人民币储备的安全,绝不损人利己;保障人民币债权实现权,慎用量化宽松。

四、预测不如预防

面对复杂的国内外局势,中国如何应对短期的汇率波动,又如何使人民币未来走向稳定升值之路?有远虑方能不惧近忧。

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和资本项下的有序开放,做好人民币汇率短期双向波动的有效调节。中国的汇率制度使得汇率浮动受外汇市场供求影响、价格反映市场信息的同时,参考国际汇率整体变动,并根据经常项目收支来动态调节汇率浮动幅度。要进一步平衡好汇率市场化和汇率稳定性的关系,增强汇率“自动稳定器”功能。中国要坚持货币政策独立性、坚持汇率的灵活和弹性、坚持对资本跨境流动进行有效管理的同时,有序地推进资本项下开放。

提高人民币国际化程度,提升国家综合实力,是保持人民币长期稳定升值的根本之策。进一步完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的建设,延长业务运作时间,扩大参与者的范围,降低监管成本;争取黄金定价权,扩大上海黄金交易所的开放度,融入更多的国际性机构,同时做好与伦敦黄金市场的互联互通;提高大宗商品计价话语权,积极推动我国大宗商品期货市场的开发和建设,同时在供给端——稀土资源——形成产业联盟,提高议价能力。大力推进我国产业布局再向微笑曲线两端转移的同时,渐进提高制造业价值;利用好“一带一路”带来的国际市场空间,挖掘国内市场潜力,用市场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

企业未雨绸缪,提升市场竞争力是根本,利用衍生产品和传统风险防范手段是辅助。企业要具有全球价值链的视角,提升企业在产业结构中的地位,提高市场占有率,从而拥有更大的利润调整空间;做到进口中间产品和出口最终产品合理配比,从而实现汇率风险免疫。利用外汇衍生品如外汇期权、远期合约和掉期交易,来实现风险规避。企业应利用好传统手段,选择有利的计价货币,积极推动人民币的计价结算,也可据汇率变动情况选择提前或者延期结汇的方法来防范风险。

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曾讽刺说“经济学家预测出了过去5次衰退中的9次”,因此,对于汇率是否会“破七”的预测同样毫无意义。短期因国内外局势的不确定性会使汇率呈现双向波动趋势,长期基本面的向好为人民币稳中有升奠定了基础。无论未来汇率走势如何变化,我们都要脚踏实地、提高自身实力,方能以不变应万变。

(作者:景乃权,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周梦薇,吕佳钰,孙越琦,赵孟孟,王懿,浙江大学金融系研究生)

特别声明:文章只反映作者本人观点,中国金融信息网采用此文仅在于向读者提供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立场。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蒋春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