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债”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在即 债市开放机遇与挑战并存

上海金融报2019年03月29日17:15分类:人民币动态

近两年来,中国债市对外开放明显提速。央行行长易纲近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2018年,境外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券市场增加近6000亿元,目前总量达到约1.8万亿元。彭博公司确认将于2019年4月起将中国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债券指数。”中国债市或已成为许多海外投资者眼中的必配资产,有莫大的机遇,但投资者同样面临基础设施和实际操作等因素导致的风险,而面对更“猴性”的外资,中国债市本身的风险防控亦是重中之重。

中国债市有独特魅力

摩根大通中国区首席执行官梁治文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中国债券市场规模全球排名第三,但目前中国债券市场规模与GDP之比仅约为90%,而全球其他主要债券市场该比率介于200%至250%。因此,中国债券市场的增长潜力十分巨大。”

“中国债券市场的外资参与度尽管相对较低,但随着中国金融市场的进一步改革和对外开放,外资的参与度正在逐渐提高。根据中国央行数据,2018年境外投资者所持中国债券占比从1.6%提高至2.3%,参与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境外机构投资者数量从800家增长至逾1100家。”梁治文指出,“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即将在今年4月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这是中国不断强化资本市场、加快市场开放节奏,从而吸引更多国际投资者进程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技术负责人曹源源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中国债券市场的全球资本流动性作用不断强化,投资模式和产品种类创新不断,使人民币计价债券对境外投资者吸引力正不断上升。“一方面,中国作为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随着债券市场被纳入全球性债券基准指数,人民币计价债券有望成为继美元欧元日元之后的第四大计价货币债券,中国债市的对外开放以及在全球资本流动中的作用正获得更多国际机构的认可。另一方面,投资模式与产品的不断丰富与创新,将增加人民币计价债券的国际吸引力。为满足境外投资者在投资模式上的多元化需求,预计未来‘债券通’项目下的产品范围将进一步丰富,支持境外投资人的政策料将不断优化,推动回购交易的开放和人民币衍生产品的创新也指日可待。”曹源源表示,“此外,在全球经济下行风险上升和发达国家超低利率货币政策或将延续的大背景下,中国债市对外开放将为境外投资者全球资产配置提供更多选项。对于境外投资者来说,随着中国债市的透明度、投资价值及流动性将得到更广泛的认可,人民币计价债券资产必然会成为其进行全球资产配置时的重要选项。”

“对于境外机构而言,作为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的中国,机遇是不容忽视的。”彭博中国总裁李冰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中国债券市场有着独特的吸引力,包括较高收益率,与其他发达市场的关联性相对较低,可以满足其多样化投资组合配置的需求等。现在,中国债券又将正式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

瑞银资产管理亚太债券主管贝斯高指出,在波动性加剧之际,在普遍使用的波动率指数(VIX)达到历史高点之际,中国政府债券收益率收窄,说明投资者越发将这一资产类别看作“避风港”,中国政府债券开始表现出完全符合人们对避险资产的预期。

李冰指出,中国债市开放的进程一方面体现为更多的境外投资者参与到境内市场,另一方面也是中国债券市场做市机制发展成熟的过程。“目前,中国的大型商业银行正在转型,作为做市商参与到中国债券市场。随着更多境外投资者进入中国债券市场,市场交易会更加活跃。在充满良性竞争的环境中,境内机构的做市能力将会进一步提升。另外,境内资产管理机构也会引进更先进的投资理念,开发新的债券产品,以吸引更多境外投资者。”

瑞银资产管理(上海)基金经理楼超对《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我国债市对外开放不仅有助于使债券市场扩容,且境外投资者向国内银行购买债券后,银行资金相应得到释放,可用于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

基础设施、制度等有待完善

国际投资者对投资中国债券市场还有什么顾虑?彭博近日就此问题对境外投资者开展的调查结果显示,新加坡投资者最担心信用风险(28.3%)和操作性问题(28.3%),其次是流动性(20.0%);香港投资者最有顾虑的因素依次为信用风险(27.3%)、流动性(22.1%)、境内外信用评级差异(18.9%)、缺乏对冲工具(18.9%)。

“2018年,根据中债和上清所托管数据,境外投资者持有债券占比仅为2%左右,远不及日本、韩国、新加坡及泰国等债券市场开放较早的国家。其中国债占比超过65.6%;其次是政策性银行债券,占比19.4%;同业存单占比11.1%;信用债占比极小。国债是境外投资者主要偏好的资产。”曹源源指出,“这一方面因为我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相关的金融制度和基础设施仍未搭建完善,如人民币回流机制尚未建立,部分境外投资者尚无法参与中国国债市场的债券回购交易,也无法有效参与国债期货市场;中国债券市场权责法律界定、违约处置和回收,以及交易结算和托管如何与国际接轨等法律和制度问题有待完善,这些因素限制了境外投资者深度参与中国债券市场的能力和意愿。另一方面,中国债券市场信用评级与国际存在明显差距,境外投资者对国内债券市场知之甚少,且信用债级别对应的信用风险识别度不高,信用评级难以为境外投资者提供有效参考,因此境外投资者只能以国际信用级别为参考,重点投资国债市场,信用债投资量极小。此外,债券市场换手率较低,债券市场流动性不足,汇率稳定性需进一步提升,外汇和利率风险对冲工具尚不完善。”

楼超表示,目前外资进入中国债市的通道较多,准入方面已不是问题。主要问题在于国内信用债市场的流动性、透明度还有所欠缺,亦缺乏相应的做市商制度。

“对国际投资者来说,市场更加规范透明、信息共享等因素都非常重要。”梁治文表示。

汇丰集团在其《进一步开放金融服务业》的报告中建议:“简化境外投资者参与银行间债券市场的手续”,具体包括允许结算代理人提供日间或夜间资金透支安排;取消结算代理协议;进一步放宽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在多币种汇出汇入时的监管要求。

防范跨境资金流动风险

专家表示,中国债市对外开放意味着与国际市场的联动性增强,相应的风险须多加提防。

“从韩国、日本、马来西亚及泰国等债券市场开放经历看,境外投资者对亚洲发达及新兴市场债券投资,主要受该国宏观经济运行状况、利率政策、汇率稳定性,以及以美国为主的发达国家货币政策走向等因素影响。其中,美国经济运行状态与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起主导作用。因此,当境外投资者持有比例上升到一定高度(一般10%以上),中国与国际债券市场联动性会增强,上述因素导致的资金大进大出会加剧中国债券市场波动性。”曹源源指出。

那么,该如何防范国际金融市场对本国债券市场冲击?曹源源表示,“一是加强国内对境外风险监控和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监测,及时通过宏观审慎、多元化的政策工具加强资本跨境流动的弹性管理。二是注重中国宏观经济结构的持续调整和优化,保持经济内外部平衡发展,增强经济弹性,这也是中国及东南亚国家较好抵御住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冲击的主要原因。三是随着国内债券市场逐步打破刚兑,违约风险上升,需要完善违约债券处置制度和市场化运作,增强市场抵御风险的能力。四是有序进行债券市场国际化,中国金融市场制度和基础设施建设应与债券市场国际化同步进行,满足其发展需求。五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提高人民币国际吸引力和竞争力,增强人民币资产避险功能,降低美欧发达国家对中国的货币政策外溢效应。”

“中国一向以深思熟虑的渐进式方式发展金融市场,寻找合适的发展路径以便评估和防控风险。”李冰表示,在进一步开放的过程中,应确保有严格的监管监督制度和独立的第三方信用评级体系,进一步提升市场透明度,确保市场参与者行为得当。这将有助于防范风险,同时提高市场活力,营造更具吸引力的环境来吸引更多投资者。

在楼超看来,当前中国债市的外资“非常健康地流入”。“一方面,这部分外资流入带来的是稳定性而非波动性,当债市出现调整的时候,会有稳定的外资流入支持债券价格。而原来国内投资者的行为有趋同性,市场容易出现比较大的波动。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债市规模和经济体量巨大,目前流入的资金体量难以对市场造成太大影响。”楼超还指出,中国有很多方法对冲资本流入,如允许金融机构持有更多外汇等。

抗击疫情 金融业在行动

抗击疫情 金融业在行动

[责任编辑:姜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