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预期 完善机制 有序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中国证券报2018年08月13日09:22分类:人民币动态

“811”汇改三周年之际,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开启新征程,人民币国际化也迎来新机遇。多位业内专家在“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表示,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是人民币国际化必修课,需稳定预期,完善汇率形成机制。

同时,我国金融市场在法律、制度、规则和监管等方面均有待进一步完善,以不断扩大开放,提高与国际接轨的程度。

扎实推进金融业对外开放

“过去的经验已经证明,开放金融业并不会对中国金融业造成严重的冲击。相反,引入竞争有助于提高中国的金融服务水平。”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表示。

浙商银行原行长刘晓春表示,金融业对外开放和其他行业不一样,除了准入开放外,自身市场建设和市场的产品开放或更重要。此外,金融业对外开放是平等的开放,而不是简单的“招商引资”。

从金融开放和监管的角度看,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副司长郭凯表示,金融开放和严监管之间没有矛盾,且必须是同时发生的两件事。开放的本质就是取消不必要的对外资进入的限制。严监管能保证所有金融机构,无论国有、民营还是外资,都能按照统一、严格的高标准受到监管。

对于未来扩大金融开放需要完成的改革和工作,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认为,扩大金融开放是系统工程,可包括但不限定以下改革:一是完善产权制度,加强产权保护。二是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培育市场基准利率和收益率曲线,健全利率调控体系,推动货币政策调控框架从数量型调控转向价格型调控。三是推进多层次金融市场体系建设,提高国内金融资源配置效率,减少对外资的过渡依赖。增加金融市场深度广度和流动性,增强吸收内外冲击的能力。四是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健全内控机制,强化预算硬约束,减少政府对企业的直接干预。

“推进金融对外开放,有很多技术层面的工作需要去做。实际上,我国金融市场在法律、制度、规则和监管等方面均有待进一步完善,不断提高与国际接轨程度。”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表示,一是法律方面,金融市场业务的安全高效运行离不开稳健、清晰、透明、可执行的法律基础,否则可能使金融市场参与者面临潜在的法律不确定性,影响业务开展,甚至造成风险。二是在会计和审计制度方面,我国还有待进一步与国际接轨。三是子市场建设方面,我国金融市场上外汇和衍生产品不丰富,制约了市场开放的进程。四是税收方面,我国亟待建立透明、可预期的制度环境。

此外,徐忠表示,我国金融市场上实行的市场参与者准入备案,一级托管、集中交易模式,也与国际市场实行的合格投资者制度,多级托管、分散交易的市场结构有很大的差别,从而导致在投资方面面临不少技术性障碍。

值得注意的是,未来金融业开放还存在一些挑战。郭凯表示,一是已经宣布的开放措施要落到实处。二是真正转向负面清单管理。到现在为止的开放仍然是正面清单式开放,仍未真正转向负面清单管理。三是政府和监管机构转型。四是对外开放和对内开放同等重要。对内、对外开放要同步,要全面改变营商环境。金融业开放不是一个部门的事,还涉及法律、税收等各方面制度,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取决于市场营商环境整体改进的速度。

人民币国际化乘势而为

正是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不断推进,中国金融业才得以进一步对外开放,人民币国际化是中国真正成为世界强国的条件和标志。在余永定看来,只要尊重市场,按市场规律办事,并善于抓住时机,假以时日,人民币国际化必然能够取得基础更为牢靠的可持续进展。

就目前来看,人民币国际化是一项长期任务,仍有许多关键点需要突破。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认为,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需要满足三个条件。一是国家经济要比较强大,同时要保持高度开放;二是要有一个比较发达、开放且流动性很充裕金融市场;三是需要有一个相对透明、公平的制度环境。

“人民币国际化作为努力目标之一完全正确,但我们可能低估了进程的长期性和复杂性。”余永定表示,目前对人民币国际化、资本项目自由化和汇率浮动考虑得不是很周全,“如果我们不能解决产权保护等根本性问题,则无法完全实现资本项目自由化,也就无法真正实现人民币国际化。进一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是有必要的,并且出现了许多新的可能性。中国现在的资本输出形成规模,也为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与此同时,当前国内、国际环境和条件的变化,也为人民币国际化创造了机遇。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表示,从内部看,随着我国经常项目顺差收窄和跨境投资的发展,人民币对外流出的客观需要和客观条件都比以前更成熟。从外部环境看,国际货币体系中美元波动性处于收缩态势,客观上为人民币流出创造了更大空间。“过去总说人民币国际化要顺势而为,现在则要乘势而为。”

“三位一体”推进汇率形成机制改革

“在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中,资本项目可兑换是一个绕不开的命题。”胡晓炼强调,需要在更大程度上便利人民币在跨境贸易和投资中使用,进一步开放国内资本市场和货币市场,也需要一个更加市场化的人民币汇率决定机制,同时需要更加透明稳定、基于规则的、专业高效的监管。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市场对于人民币兑美元破7的问题非常关注。在余永定看来,“7与6.9没什么区别。大家执著于某一个特定的数字是非理性的,央行应设法加强沟通,使市场理性起来。”

管涛强调,人民币贬值并不意味着资本外流。从国际收支看,目前资本项目和经常项目都是双顺差。

余永定表示,当前中国金融市场上确实也出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因素。比如P2P泡沫的崩溃,对市场上的房地产泡沫心存疑虑,中国经济下半年或减速,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和市场信心会产生一些消极影响,中美货币政策正在发生分化,新兴国家市场出现动荡。“上述六个因素加在一起,会对人民币汇率产生下行压力,强化贬值预期。应该对出现新一轮的资本外流和人民币贬值做好准备,防患于未然。”

此外,对于下一步完善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管涛认为,要坚持“三位一体”推进。改进汇率调控机制,包括优化中间价形成机制、扩大乃至取消浮动区间限制、增加汇率双向波动的弹性等;加快外汇市场建设,包括扩大交易主体、放松交易限制、丰富交易产品等;理顺外汇供求关系,减少对外汇收入和支出的行政干预。(彭扬)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曹梓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