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呈现“双贬值”特征 短期破“7”概率小

中国证券报2018年08月03日16:23分类:人民币动态

8月2日,人民币美元中间价调高351个基点,但市场汇率未能延续升势,在岸即期汇率于日间交易时段下跌352个基点。不少机构认为,人民币贬值压力暂时难消,但近期破“7”的概率较小。

呈现“双贬值”特征

8月2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设于6.7942元,较前值上调351个基点,终结四日连贬。

此前一日,美元指数继续小幅走高,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亦延续跌势,因而此次中间价上调恐怕要“归功于”在岸人民币即期汇率的带动。8月1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逆势走高,16:30收盘价上涨了307个基点。

然而,1日夜间交易时段,在岸人民币即期汇率未能延续反弹,到当天23:30收盘时已跌回6.82一线。2日,尽管中间价上调逾350个基点,在岸人民币即期汇率仍无动于衷,日间交易时段基本在上一日夜盘收盘价附近弱势震荡,截至16:30日间交易结束时报6.8300,较前16:30收盘价跌352个基点。进入夜盘,人民币不改弱势,截至17:30,最低至6.8372元。

2日香港市场上,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继续下跌,截至北京时间17:30,离岸价最低跌至6.8500。

近期美元指数走势并不强,但人民币对美元继续贬值,展现出一定的惯性。

统计显示,在刚过去的7月份,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连续第4个月贬值,幅度为3.02%,接近上个月的3.15%,单月贬值幅度在汇改后仍处于高位水平。市场汇率方面,7月份,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贬值3.03%,离岸人民币贬值了2.56%。

值得注意的是,7月份美元指数继续表现为高位震荡,而与6月份最终微涨0.57%不同,7月初、月末美元指数基本打平,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对美元也出现了企稳迹象。这一背景下,人民币对美元延续较大幅度贬值,意味着人民币对一些非美货币也出现了贬值。

据外汇交易中心公布,7月31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报92.41,7月下跌共3.40%。自6月下半月以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逆转早先涨势,出现较快的下行。数据显示,6月15日,该指数还在97.85的位置,一个半月时间,累计跌去5.56%。

平安证券宏观报告指出,近期人民币对美元及对CFETS货币篮子出现的双贬值现象,是2016年初引入CFETS货币篮之后首次出现。

压力暂时难以消退

平安证券分析师陈骁等认为,导致人民币既对美元贬值又对主要非美货币贬值的原因可能有四点:一是中美经济增长表现分化;二是中美货币政策取向分化;三是外贸前景不确定性加大,外贸顺差或承压,而中国股市波动加剧,不利于境外资金流入;四是这轮贬值中,没有明显看到外汇干预的迹象,汇价走势对市场供求及情绪等因素反映比较充分。

基于对美元指数走势,以及中美经济运行、货币政策取向差异的判断,不少机构认为,人民币贬值压力暂时难以消退。

一方面,美元涨势仍难言结束。北京时间2日凌晨,美联储会议决定维持利率不变,符合市场预期,但美联储罕见地直言美国经济“强劲”,并重申将进一步渐进加息。当前CME提供的利率期货数据显示9月FOMC的加息概率已经升至91%以上,9月加息几乎“板上钉钉”。美联储声明公布后,美元走势震荡,但10年期美债收益率再度突破了3%的“红线”。

有分析指出,美元指数前期上涨较快,短期走势难免出现反复。然而,中长期看,美元指数强弱关键取决于美元与其他主要经济体货币的利差变化及预期,利差实际上反映的是美国与其他主要经济体在经济周期与货币政策周期上的差异。

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时隔两个月之后,再次站上3%,反映了市场对后续美国经济增长及通胀的相对乐观看法。而与此同时,欧元区、日本收紧货币政策的日程仍不明确,短期内难以看到实质性动作。美元相对欧元、日元等利差继续呈现扩大的趋势,这将构成美元继续走强的重要支撑。

另一方面,在美元走强,或导致人民币对美元被动贬值的同时,中美在经济增长及政策取向上呈现出的短期差异亦对人民币汇率施加内在的调整压力。

从债市利率走势上看,今年中国债市是牛市,美国则是熊市,年初以来10年期中国国债收益率下行了约45BP,10年期美债收益率则上行了约55BP。目前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低于50BP,较去年底收窄了约100BP。短端方面,1年期中美国债利差已经不到40BP,低于历史1/4分位数水平。

债券市场人士表示,利率走势实则反映的是对经济及经济政策的预期。当前,我国经济运行面临一定的内外部压力,特别是外部环境面临较大不确定性,经济政策适时强调扩大内需,货币政策有所微调,流动性转向合理充裕,市场利率出现一定的下行。而与此同时,美国经济保持较强劲的增长,在主要经济体中一枝独秀。

主流观点不悲观

目前市场比较一致地认为,人民币进一步贬值压力犹存,对美元汇率仍将延续较大波动的运行态势,但不少机构认为,人民币贬值空间仍有限,近期破7的可能性并不大。

莫尼塔宏观研究报告指出,从中美利差、政策态度和预期差来看,后续人民币汇率仍有贬值空间,但这一空间正在收窄。首先,目前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幅度已较接近中美利差水位,贬值压力的释放愈发接近充分;其次,随着特朗普表示不喜欢强美元,市场对美元指数的看法已不如此前乐观。最后,目前美国花旗经济意外指数已转负(体现美国经济不及预期),美国与欧洲的差值也快速向零收敛。这表明当前美元的价格应已较充分地反映了美国经济的强劲增长,进一步上冲空间因而受限。

陈骁等亦称,中美经济周期和货币政策将继续分化,中美利差的收窄会给人民币带来贬值压力,但认为此轮贬值不会演变为类似2015年的单边贬值走势,原因如下:第一,从国际收支来看,当前资本外流压力较2015年要小。自2017年以来,我国金融账户连续5个季度顺差,资本外流的格局明显改善。第二,外汇市场供求压力较小。从4月份以来,银行代客结售一直保持顺差,虽然在6月份规模降低,但依然保持顺差。第三,当前人民币汇率弹性加大,由于基本面导致的汇率贬值压力可以较快释放,不像2015年人民币贬值压力积累。第四,外汇储备较为稳定。

陈骁等表示,由于外汇政策调控空间充足,人民币不会形成持续的单边贬值预期,资本大规模外流的概率也较低。而且,人民币的快速贬值有助于释放中美经济分化带来的利空压力。下半年人民币大概率在6.7-6.9区间震荡,破7概率较小。

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明明等则从外汇储备安全性的角度判断,7大概率是这一轮人民币贬值的底部。他们认为,如果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继续下跌至跌破7可能会催生较强的持续贬值预期,可能形成的资本外流压力将持续冲击外汇储备规模。对于人民币汇率而言,7是一个重要的心理关口,轻易被突破的可能性不大。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一些机构下调了对年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预测,但直接下调到7元以下的仍不多见。德意志银行近日就将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年底预测价从6.8元下调至6.95,距7元仍有“一步之遥”。这似乎也证明了,7元这个关口对于市场各方的含义。但也有观点提示,虽然短期破7概率不大,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对于“小概率事件”也应有所防备。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曹梓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