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率波动下的草根故事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8年07月04日12:24分类:投资理财

人民币美元破6.7了,6.71,6.72,破6.72了,还跌啊,要不要换汇?”

作为货币版的记者,最近发现自己不用看盘了,有两位亲友“义务”当起了行情播报员。这两位亲友,从事的都不是财经相关职业,在印象里,之前并不怎么关心这类话题,不知为何,最近他们都突然盯上了汇率。

汇率问题早已事关寻常百姓家。最近汇率波动牵扯着很多人的神经,未来汇率走向是关注的重点。

正如研究人士分析的那样,当前汇率面临几方面压力,但也具备多方面支撑,近期人民币贬值释放了一定的压力,波动最大的阶段可能已接近尾声。

大王的惊喜

大王,是我的表姐,姓孙,活泼开朗好玩,人送名号“孙猴子”,我们一帮小的怕被挠,不敢这么叫,我们叫她“大王”。

大王的丈夫,也就是我的尹哥,稳重踏实能干,炒得一手好菜,我们叫他“尹大厨”。尹大厨手艺太好,把大王养得很丰满,后来为了实施大王的减肥计划,也为实施大王经济上的“增肥计划”,尹大厨去了国外,在一家中资企业海外项目公司当大厨。

后来,我们发现,大王经济增肥计划进展得很顺利,尹大厨收入颇丰,而且每年都在涨;但大王自己的减肥计划就不太顺利,因为收入上来了,吃得耍得更好了……

不能再说了,我怕回去要被挠……

以往,小记跟大王联系,都是聊家常,吃了没?工作咋样?啥时回来耍?最近变了,变化还很大,最近是这样——汇率咋样?还能涨多少?啥时候换合适?

大王啥时候开始关心汇率了?

原来,尹大厨薪酬收入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固定薪资福利,以人民币发放;另一部分是绩效工资,与企业效益挂钩,以美元发放,他这个岗位,每月大约1000至2000美元,一年基本上有2万美元左右。

尹大厨在海外项目部,包吃住,据说周围环境很好,原生态,大致就是想花钱都没处花那种。所以,花钱的任务就落到了我们大王身上。

“这些钱迟早得换啊,年初没换,(美元兑人民币)从6.6元多一路跌到6.3元以下,亏大了,想着(美元)都跌那样了,就放那了,最近开始涨了,要不要换,啥时候换啊?”大王关心汇率的原因就在这。

“汇率涨一点,跌一点,那都是肉啊!”大王说。

尹大厨每年寒暑假休假,最近刚回来,美元汇回一部分,还带了一部分现钞,大王手头美元又多了,对汇率的关注度自然就“水涨船高”。

对于大王来说,这个暑假本来就很有盼头,尹大厨时隔半年回来休假了,而最近美元升值很快,收入又意外地增加了。

小记算了一笔账,今年4月初,美元兑人民币(银行间外汇市场即期汇率)最低到6.2519元,7月3日盘中最高涨破6.70元关口至6.7204元,就以2万美元来算,可以多换人民币9370元。

对于在四线城市生活的大王来说,这无疑是一份大礼包。

吴姐的苦恼

有人欢喜就有人愁,很遗憾,吴姐是其中一位。

吴姐最近成了美元刚需。孩子高考成绩比预想的好,进入心仪的学校应不成问题。由于专业特殊,按计划,在国内学习一年后,要到美国学习两年,这带来了远期的用汇需求。

让吴姐苦恼的还不是未来的用汇需求,毕竟还有一年多的时机可以等。因为孩子考得不错,吴姐原打算带孩子去趟美国,既是暑期奖励出行,也顺道熟悉下环境,但最近汇率波动较大,让她犯了愁。

“之前虽有计划,但高考未完,没法提前订行程,而且年初人民币涨了一波,不知道还会不会涨,不敢轻易下手。”吴姐说,因种种原因,机票、酒店、当地交通这些出游花销“大头”都还没定,但人民币已跌下来了。

“美国消费水平高,暑期又是出游高峰,人民币一跌,花销更大了。”吴姐有点后悔,没早点下手。

吴姐先前估计,这次赴美游人均花费5000美元,一家两大两小总共要花约2万美元。因为最近汇率波动,要多花人民币9370元。

这9370元,对于大王来说,是意外的收获,对于吴姐来说,则变成了额外负担。

这额外收获或支出的9370元,源于最近外汇市场波动。而最近外汇市场波动,影响的又绝对不止大王和吴姐,以及这两个9370元。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服务出口、进口的金额分别达2281亿美元、4676亿美元,仅服务进出口(涉及旅游、教育、劳务等诸多方面)金额就达6957亿美元,但服务贸易在当年41045亿美元进出口贸易总额中的占比还不到两成。

波动最大阶段或近尾声

汇率问题早已事关寻常百姓家。

外汇市场有大量的参与者,包括众多的企业、金融机构、外汇投资者以及需要结汇或用汇的普通民众。

就像大王和吴姐反复在问“要不要换”一样,最近汇率波动牵扯着很多人的神经,未来汇率走向是他们关注的重点。

但首先要搞清楚,最近人民币为什么贬?对此,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3日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期外汇市场出现了一些波动,我们正在密切关注,这主要是受美元走强和外部不确定性等因素影响,有些顺周期的行为。”

这一轮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的主因在于美元走强。4月中旬以来,美元指数走高,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在时点上高度重合。

但不可否认,6月中旬以来人民币贬值较快。统计显示,6月份在、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分别贬值3.49%、3.53%,高于美元指数涨幅(0.56%),与欧元及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货币相比,人民币贬值幅度也较大。6月中下旬以来,外汇交易中心公布的三大人民币汇率指数均自高位连续回调,表明最近人民币不光对美元贬值,对一篮子货币也有所贬值。

对此,一种解释是人民币“补跌”。光大银行资管部首席宏观策略分析师滕飞认为,人民币对美元前期贬值幅度较小,从4月中旬到6月13日,美元指数上涨了4%,人民币对美元只贬值了1.9%,因此,6月中下旬这轮下跌有“补跌”的成分。

另一种解释是,贸易形势变化及政策宽松预期的影响。由于全球贸易形势紧张,部分市场参与者预期未来我国贸易顺差可能收窄。另外,中信证券固收研报提到,6月以来,美联储加息后,人民银行并未调整公开市场利率,后宣布实施定向降准,结构性偏松的货币政策与美联储货币政策方向相反,利差变化引起汇率波动。

还有一种观点着眼于经济基本面,指出当前中美经济周期不同步,相应带来双边汇率调整压力。

另值得一提的是,最近人民币汇率的隐含波动率有所上升,表明市场波动对投资者行为和预期产生了一定影响,可能也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汇率波动。

未来人民币汇率如何走?首先还是要看美元走势。当前美元走势仍偏强,但震荡加大,市场看法也有分歧。一些分析认为,当前美元汇率充分反映了经济增长乐观预期及美联储加息预期,但美国政策利率正接近中性水平,未来加息可能放缓,而持续加息对经济的副作用也将开始显现,因此美元指数上行空间未必很大。

其次,要看人民币的基本面。当前经济基本面具备韧性,国际收支平衡,外汇储备充足,充当着保持汇率稳定的“定海神针”。7月3日,央行行长易纲、副行长潘功胜均表达了类似观点,他们并表示,将运用已有经验和充足的政策工具,发挥好宏观审慎政策的调节作用,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最后,近期“补跌”之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调整压力也得到一定释放。

总的来看,未来美元走强对外汇市场的影响可能难以回避,但人民币内在支撑仍然较强,且汇率超调面临宏观审慎政策的逆向调控,不会持续大幅偏离合理均衡水平。从这一点来说,近期人民币对美元贬值最快的阶段可能已接近尾声。(记者 张勤峰)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姜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