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功胜:推动更高水平的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

财新网2018年06月14日17:08分类:人民币动态

今年以来,人民银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推出了一系列对外开放的政策。央行副行长、外汇局局长潘功胜6月14日在第十届陆家嘴论坛(2018)上表示,将推动少数不可兑换项目的开放,提高可兑换项目的便利化程度,提高交易环节对外开放程度;并透露近期资本项目开放重点工作,包括完善合格机构投资者制度,并将允许更多非银金融机构参与外汇市场业务等。

潘功胜在演讲时表示,目前在人民币资本项目中,仍然有少数项目不可兑换或兑换程度较低,例如非居民在境内发行的股票和衍生产品等。一些可兑换的项目的汇兑环节便利性仍待提高,例如集合类证券投资仍存在总额度管理等限制。另外,一些可兑换项目的交易环节便利性不高,如直接投资和外债在交易环节仍有备案或审批管理。

他表示,目前国际收支和外汇市场形势基本稳定,这为进一步改革开放创造了有利条件。他在介绍推动资本项目开放的总体思路时指出,接下来要推动少数不可兑换项目的开放,通过交易和汇兑环节上下游联动,提高跨境证券交易等项目的可兑换程度。

他续指,要提高可兑换项目的便利化程度,减少行政审批,实行负面清单管理,弱化政策约束,提高政策透明度和可预期性。此外,还要提高交易环节对外开放程度,要按照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的原则,扩大国内市场尤其是服务业、金融服务业的对外开放,以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潘功胜表示,推动资本项目可兑换和推进资本市场双向开放是互为一体的。近期资本项目开放的重点工作包括推动金融市场双向开放,增加金融市场的产品供给;完善合格机构投资者制度;完善互联互通机制,逐步扩大互联互通的覆盖范围;支持国内金融机构参与国际金融市场等。

其中,增加金融市场的产品供给包括,股票市场上支持境外机构在境内交易所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CDR);债券市场上便利并规范境外机构境内发行债券及货币市场工具,如“熊猫债”;以及衍生品市场上,支持扩大境内如原油、铁矿石等商品期货市场的对外开放。

而在完善合格机构投资者制度上面,近期央行和外汇局才出台新规,取消了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的资金汇出限制,取消锁定期。今年稍早,又对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提高了额度,简化审批。

他续指,相关部门还在研究允许中资机构参与离岸人民币市场以及证券期货机构开展跨境证券和经纪业务,并且将继续支持境外机构参与境内外汇市场。

潘功胜在上述场合表示,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标准,目前中国的资本项目已经具有较高的可兑换程度。其中,直接投资项——FDI(外商直接投资)和ODI(境外直接投资),已经实现基本可兑换。

而在证券投资项,已经形成了以包括QFII、RQFII、QDII和RQDII在内的机构投资者制度,以及以“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为代表的互联互通机制为主的跨境投资渠道。此外,债务融资项在全口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下,也已实现了自主融资。

除了资本项目开放有序进行,人民币国际化近期亦取得积极进展。人民币在全球使用程度不断提高,为全球第六大支付货币,并且已经成为全球第三大SDR权重货币,60多个境外央行或货币当局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同时,人民币连续第七年成为国内第二大跨境收付货币,2018年以来境外主体持有和使用境内人民币资产的意愿明显增强。

潘功胜表示,接下来将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再上新台阶,要尊重市场机制,不断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同时,创新人民币国际使用的新产品、新工具,消除限制人民币使用的障碍,同时要推进人民币从支付、结算功能向储备、投资、交易功能的全方位拓展。

他亦指出,在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同时,也要加快人民币国际化中心的建设。要支持上海打造金融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桥头堡,支持上海建设全球性人民币产品创新、交易、定价和清算中心,并且支持上海自贸区开展人民币跨境业务创新。

而这一切,都离不开逐渐完善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以及开放的、有竞争力的外汇市场。

潘功胜表示,随着近期外汇市场预期合理分化,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弹性进一步增强,双向波动特征更加显著,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在此基础上,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也将得到进一步完善。他表示,将更多发挥市场在汇率形成中的决定性作用,提高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形成的规则性、透明度和市场化水平,进一步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

随着人民币汇率机制的逐渐完善和人民币汇率弹性的增强,同时也需要一个成熟有深度的外汇市场。潘功胜指出,将从丰富交易工具、扩大参与主体、优化基础设施、推动市场开放、完善市场监管,以及引导市场主体树立“财务中性”理念等六个维度开展相关工作,围绕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和人民币国际化两条主线来建设开放、有竞争力的外汇市场。

具体而言,他表示将允许更多符合条件的非银金融机构参与外汇市场业务;增加外汇期权类型,以满足不同主体避险需求;支持参与境内资本市场投融资交易的境外机构在银行间市场开展汇率风险管理;建立包容、竞争和监管有效的交易清算平台;研究外汇批发市场监管办法,并将引导市场主体减少押注单边升贬值的行为。

潘功胜最后表示,在资本项目开放的同时,要完善开放经济条件下的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建立健全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的管理框架。宏观审慎方面,要防范跨境资本流动重大风险和维护外汇市场基本稳定,建立和完善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的监测、预警和响应机制;丰富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的政策工具箱,以市场化方式逆周期调节外汇市场顺周期波动;在微观监管方面,要构建以负面清单为基础的微观市场监管:创新外汇管理方式,注重从事前到事中事后,从正面清单到负面清单,从规则监管到规则与自律相结合,依法依规维护外汇市场基本秩序,强调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保持政策和执法标准跨周期的稳定性、一致性和可预期性。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姜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