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流动趋稳 人民币双向浮动

中国证券报2018年03月09日09:06分类:人民币动态

央行日前披露数据显示,2月份我国外汇储备减少270亿美元,为连续增加12个月之后首次出现下滑。当月人民币对美元升值步伐大幅放缓,汇率双向波动加大。分析人士指出,2月份外汇储备下降,主因负向估值效应与季节性因素影响,并不代表资本流动出现了大的方向性变化。今后一段时期,我国资本流动仍有条件保持平衡,经历之前持续升值后,人民币汇率可能随美元转为阶段性震荡,双向浮动弹性将加大。

外储为何减少

央行7日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2月末,我国外汇储备为31344.8亿美元,前值为31614.6亿美元,外汇储备自2017年2月起连续回升的趋势被打破,引起较多关注。

综合各方分析来看,汇率折算因素、资产估值变化是2月份官方外汇储备下降的主要原因。

东北证券李勇称,2月份外汇储备受非美货币贬值造成的估值效应影响较大。2月份,美元指数自近两年低位反弹,当月上涨1.74%;欧元英镑兑美元分别贬值1.76%和3.04%,日元兑美元升值2.3%。经测算,2月份由于汇率变动产生的估值效应令外储减少约260亿美元。同时,2月份,美、欧、日、英等国国债收益率延续上行势头,资产估值效应偏负面,估计2月份美债价格下跌给我国外汇储备造成的负面影响约100-180亿美元。

招商证券谢亚轩也称,2月份美元小幅反弹导致非美货币贬值,估计当月汇率折算因素贡献外汇储备-58亿美元。同时,美债收益率持续上升以及美股大幅下跌背景下,资产估值也产生负贡献,保守估计在-100亿美元。此外,“走出去”项目也可能带来外汇储备下降。

华泰证券李超测算的2月份估值因素对外汇储备的负面影响也达到100-200亿美元。李超认为,2月份美元升值较多,人民币对美元阶段性贬值降低了资本流入的速度,部分企业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双向波动的背景下转为观望态度,也是当月外汇储备有所减少的原因之一。

经历去年末今年初的一轮单边行情之后,2月份,人民币汇率开始更多呈现双向波动特征。截至2月末,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3294元,全月升值45个基点,前1个月则为升值2003点;即期外汇市场上,人民币对美元在最高涨至6.2519元、刷新24个月高位后展开回调,最低调整至6.3642元,月末收报6.3335元,贬值415点,为2017年10月以来首次出现月度贬值的情况。

资本流动平稳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外汇储备的单月下降并不具备趋势性,当前我国跨境资金流动仍总体平稳。

分析认为,自2017年2月以来,外汇储备连续12个月增加,也主要是估值效应导致。2017年美元指数在最高涨至103.82、创出十余年新高后,转身步入下跌通道,全年美元指数累计下跌约10%,主要非美货币对美元均出现较明显升值,导致我国外汇储备中非美元资产的美元估值整体上升,对外汇储备持续形成正向估值效应。

而在剔除估值因素影响后,外汇储备变动反映的资本流入流出大致平衡。过去一段时间我国面临的资本外流压力已得到了明显缓解。

机构指出,2017年以来,全球经济开始呈现共同复苏特征,金融市场风险偏好上升,在美元持续弱势格局下,资金开始回流非美经济体,新兴市场面临的资本外流压力减轻。与此同时,我国经济景气改善,企业盈利修复,投资回报率上升,市场利率水平则率先大幅上行,扩大了内外利差,共同提升了人民币资产吸引力,资本重新流入的迹象增多。

虽然美元在经历较长时间、较大幅度的回调后,未必会进一步走弱,未来美元汇率低位波动可能加大,给外汇储备估值变化及资本流动增加了不确定性,但得益于基本面因素的支撑,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依然存在,人民币汇率不存在大幅贬值风险,跨境资金流动仍面临保持总体平衡的有利条件。

中金公司宏观研究团队指出,未来我国外汇储备与人民币汇率有望得到两方面因素的支持,即经济增长的韧性及美元的相对弱势。不考虑短期波动,中国企业投资回报率上升的趋势保持不变。此外,其他发达经济体将“追赶”美国货币政策中性化的步伐,美元与其他主要国家货币政策“预期差”的缩小意味着美元指数可能继续处于下行通道。因此,市场对人民币预期将进一步转向中性,企业结汇意愿有望继续上升。预计未来我国资本流动可能大体保持平衡,甚至录得温和净流入。

海关方面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月份,我国进出口总值2万亿元,比去年同期(下同)增长17.2%。其中,出口1.11万亿元,增长36.2%;进口8881.6亿元,微降0.2%;贸易顺差2248.8亿元,去年同期为逆差729.9亿元。今年前2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4.52万亿元人民币,增长16.7%。其中,出口2.44万亿元,增长18%;进口2.08万亿元,增长15.2%;贸易顺差3622亿元,扩大37.2%。分析人士认为,我国出口继续保持较强劲增长,贸易盈余维持在高位,将对人民币汇率与外汇储备构成有力支持。

外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当前我国跨境资金双向流动、总体平衡的发展趋势已初步形成。未来我国经济有条件有能力延续稳中向好发展态势。同时,世界经济总体延续复苏态势,但国际金融运行以及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仍存在不稳定和不确定因素。国内外因素综合作用,我国外汇储备规模有望保持总体稳定。

有升有贬将是常态

进入3月份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继续呈现区间震荡走势,上下幅度均不大。3月8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设在6.3239元,较前值调高55个基点,为连续第三日上调,但三日累计上调幅度不到200个基点。

市场汇率方面,8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并未跟随中间价走高,美元反弹抑制人民币汇率升势。当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上,人民币对美元即期询价交易低开在6.3263元,早盘反复上下波动,午后受外盘美元指数上行影响,人民币跌幅扩大,16:30收盘价报6.3321元,较前收盘价跌92基点,进入夜盘,人民币跌幅略微扩大,至17:30报6.3366元。香港市场上,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开盘报6.3201元,早盘先抑后扬,午后重启跌势,与在岸汇价保持联动,截至北京时间8日17:30报6.3376元,较前收盘价跌172基点。

交易员称,近期美元指数保持低位震荡走势,继续下行迹象不明显,但资金做多的意愿也不强,短期仍缺乏指引。在此背景下,人民币汇率走势同样缺乏明确方向,客盘购售汇大致平衡,银行自营盘也比较谨慎,当前汇价可上可下,但幅度可能都不会太大,预计将保持2月份以来形成的区间震荡运行态势。

去年末今年初,人民币出现了一波较快升值,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从6.63附近一路涨至最高的6.2519元,涨幅达到6%,接近去年全年水平。分析人士指出,随着人民币较快升值、前期积压结汇需求得到释放,目前外汇市场供求已更趋平衡,未来汇率双向浮动特征有望增强。首先,美元在经历较明显调整后,未来下行节奏可能放慢,低位波动加大,将打破过去一段时间人民币对美元单边升值的走势。其次,我国经济仍然保持稳中向好,全球经济继续复苏,但主要发达经济体开始收紧货币政策,可能加大外汇市场波动。再者,当前外汇市场预期总体平稳,但看法也有分化,为汇率双向波动创造了市场氛围。

总的来看,当前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人民币汇率预期趋于分化,汇率双向浮动特征料进一步增强,未来人民币汇率有升有贬、双向波动将成为常态。(张勤峰)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尹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