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鲁军:人民币还会持续强劲上升吗?

中国新闻网2017年09月08日12:33分类:人民币动态

核心提示:下一步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将为“常态化”,不会出现以往的单边升值或贬值的态势。此外,由于汇率对于经济发展有一定滞后效应,要密切关注人民币持续升值对中国经济尤其是对外经济影响。

作者 孙鲁军(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学术委员)

9月4日,人民币美元中间价报6.5668元,刷新2016年6月以来最高数据。年初以来,人民币汇率走势完全出乎意料,走出一波又一波凌厉的升值势头,人民币持续升值基于哪些因素?人民币汇率还会持续强劲上升吗?

年初以来,人民币汇率走势主要有以下变化:一是人民币改“颓势”为“强势”,对美元出现了较大升值。年初到8月31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和即期汇率分别升值5.02%和5.16%。二是离、在岸市场CNH和CNY价差出现反复。三是除了对美元外,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指数及篮子中主要货币均出现贬值。四是相对于其他主要货币,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并不大。年初至8月31日,其他主要货币对美元升幅大于人民币的升幅,其中,欧元对美元升值了12.23%,英镑升幅为5.05%,澳元升幅9.34%,日元升幅6.48%。

内外因影响人民币汇率

人民币汇率升值,除了受年初以来美元大幅下跌影响外,内因变化也是影响人民币汇率变化的主要因素,具体地讲:

一是国内经济基本面良好。今年以来,国内经济稳中向好态势持续发展,二季度GDP同比增长6.9%,7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4%,增速比上年同期加快0.4个百分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10.4%,加快0.2个百分点;出口增长11.2%,加快10.6个百分点;1-7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8.3%,加快0.2个百分点;,CPI同比上涨1.4%,涨幅比上年同期回落0.7个百分点。

二是资本外流压力明显减缓。今年上半年,国际收支中经常账户顺差712亿美元,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顺差156亿美元,上年同期则为逆差2259亿美元。从金融账户构成看,不论直接投资,还是证券投资和其他投资项下均出现了较大反转,由原先逆差转变为顺差。其中,直接投资净流入142亿美元,上年同期为净流出494亿美元;外债规模稳步回升,连续出现了4个月增长。

三是年初以来货币政策明显收紧,M2增速逐月下降。今年以来,随着稳健中性货币政策实施和强化对金融机构去杠杆行为的监管,广义货币M2增速逐月降低。6月末,M2同比增长9.4%,增速比3月末低1.2个百分点,创下历史新低; M1增速比3月末低3.8个百分点;新增社会融资规模小幅增加,表外融资大幅萎缩。

另一方面,银行存贷款利率没有发生变化,金融市场利率已经有所“动作”。今年初以来,人民银行加大了公开市场操作,继2月份上调了逆回购利率后,3月16日美联储加息后,人民银行再度调整了常备借贷便利利率,分别将隔夜、7天和1个月利率上调20个基点和10个基点。同时,外币存贷款利率在国际金融市场利率波动、境内外币资金供求变化等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小幅上升。金融市场利率的变化,缩小了人民币与美元基准利率的息差,有利于人民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

四是香港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收紧,资金池萎缩,抑制了境外做空人民币的“动能”。今年初以来,离岸人民币资金池明显萎缩,香港人民币隔夜拆借率、一周利率以及外汇掉期点数均明显飙升,人民币隔夜拆借率一度飙升到61.33%,一周利率24.73%,外汇掉期点数也高达381。6月末,香港人民币存款余额5260亿元,较2016年1月下降38.3%。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收紧,打击了海外市场做空人民币的“动能”,对在岸人民币汇率产生了一定的“传导”效应。

五是市场预期发生变化。年初以来市场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有所消减,趋向平稳,尤其是6月份后,市场贬值预期出现明显分化。从境内外市场人民币兑美元1年期历史波动率看,去年末至今,CNY和CNH历史波动率,均明显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另一方面,从离岸人民币兑美元1年期NDF走势看,从今年1月3日的1美元兑7.3024元人民币大幅收敛到8月30日6.7454元人民币。随着市场预期的变化,一方面企业结汇率明显上升,1-7月,客户向银行卖出外汇与其涉外收入之比为62%,较去年同期上升2个百分点;另一方面,企业和个人购汇“迫切性”也明显消退,1-7月,客户从银行购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支出之比为67%,较去年同期下降9个百分点。

人民币还有多少升值空间?

下一步,人民币汇率走势仍将受到上述因素的影响,其中,要更加关注三方面因素:

一是美元走势。特朗普新政(涵盖医疗改革、减税、基础设施以及外部经济失衡治理等政策措施)的实施虽然并不顺利,但上述政策的确击中了美国经济要害,即使部分得以实施,美国经济结构性问题也将会得到明显缓解,会进一步推动美国通胀上升和经济的稳步增长。同时,也看到当前美国经济依然稳定,除了通货膨胀外其他经济数据表现良好,市场对特朗普新政的悲观预期也逐渐趋向理性。短期看,美元走软对于美国贸易有正面的影响,但其下行空间是有限的。长期看,美元仍将保持一定的强势。

二是“逆周期因子”发挥作用的持续性。5月末,人民币中间价调整机制引入“逆周期因子”后,对人民币汇率市场预期和走向发生了显著影响。6月1日以来,人民币汇率升幅明显大于之前的升幅,6月1日至8月31日期间,美元指数跌幅明显小于之前五个月的跌幅,美元下跌并不是这期间人民币汇率强劲升值的主要因素。初步判断,“逆周期因子”的引入是6月以来影响人民币汇率升值的主要因素,这也仍将是影响下一阶段人民币汇率走向的主要因素。“逆周期因子”的引入,在使汇率市场波动减小,缓解汇率不稳定性,以及降低市场做空机制对人民币汇率影响的同时,也带来了市场对汇率“人为”扰动的担忧。

三是市场预期变化。近年来,在加强与市场的政策沟通和透明度的作用下,引导市场预期的水平有了较大提升。 但是,人民币汇率市场预期的改变,除了进一步提升市场预期引导和管控水平外,关键还在于改变经济增长预期。因此,积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深化,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防范和化解重点领域风险,确保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这是根本改变市场人民币汇率预期,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化解资本外流压力,促进国际收支基本平衡的根本路径。

综上,下一步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将为“常态化”,不会出现以往的单边升值或贬值的态势。短期看,人民币兑美元可能还有一定升值空间。人民币汇率走势“拐点”的出现,除了取决于国内经济基本面等因素外,也和美元的走势高度相关。一旦美元重返升值通道,将会打破人民币汇率升值的节奏,并会出现一定的贬值。

此外,由于汇率对于经济发展有一定滞后效应,要密切关注人民币持续升值对中国经济尤其是对外经济影响:首先,对出口贸易有影响。年初以来人民币汇率持续走强,对出口企业尤其是加工贸易企业影响已逐步显现。目前出口订单指数出现持续下滑,出口压力增大。8月份,出口订单指数为50.4%,较上月下降0.5个百分点,进口指数51.4%,较上月回升0.3个百分点;

其次,去年人民币汇率持续贬值,境内企业加快外债“去杠杠”的节奏。但今年以来,随着汇率持续走强,加上原先严格管理的外债政策在审批和结汇方面均有所放松,企业借用外债积极性明显提升,外债规模也有所增加。截至今年3月末,我国全口径外债余额1.44万亿美元,较去年末增加172亿美元,增长1.2%;从初步数据看,二季度外债继续回升。同时,境内企业在境外发债规模成倍增加。据彭博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资企业在海外发行美元债1099只,发债规模累计1483亿美元,较2016年同期,发债数量增加近十倍,发债规模约增加了三倍。一旦美元升值,人民币走弱,企业还本付息压力又将明显增大,这也应引起足够的关注。

新华金融客户端:权威财讯尽在“掌握”,扫码或长按二维码下载

新华金融客户端二维码

[责任编辑:姜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