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民币 > 人民币动态 > SDR促人民币开放 迎债市配置需求(2)

SDR促人民币开放 迎债市配置需求(2)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6年10月24日09:44分类:人民币动态

核心提示:境外机构在人民币加入SDR后,出于货币储备的需求,增加对中国债券市场的投资,特别是风险较低的国债。虽然近期人民中间价一直在下调,但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保持了基本稳定。人民币并不具备长期贬值的基础,而且境外机构投资者对人民币债券以配置需求为主,短期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并不影响其增配人民币债券的长期行为。

正文

人民币纳入IMF储备篮子前,海外投资者以创纪录步伐增持中国主权债券。根据中债登数据,9月境外机构持有国债增量为410亿元,增长12%至3859.7亿元,为今年前八个月的平均增量三倍以上,将历史最长连购纪录扩大至11个月。在海外负利率当道、国内债券利率水平和评级优势显现的背景下,国内债券对外资吸引力不断上升,而随着10月1日人民币正式加入SDR后,境外投资者对国内债券的投资占比预计将逐步提高。

PartⅠ:国内债市的对外开放程度不断提升

我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进程伴随着几个标志性事件:

1、2005年,央行分别批准泛亚基金和亚债中国基金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打开了境外机构进入我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大门。

2、2010年,央行发布《关于境外人民币清算行等三类机构运用人民币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试点有关事宜的通知》,允许三类机构(即境外中央银行或货币当局,香港、澳门地区人民币业务清算行,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境外参加银行)在央行批复的额度内在银行间市场进行债券投资。

3、2011年,RQFII制度正式试点运行,允许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人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

4、2013年,央行印发了《关于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有关事项的通知》,允许获得中国证监会资格批准、外汇管理局额度批准的QFII投资者申请进入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

5、2015年6月,央行批准境外人民币业务清算行、境外参加银行开展银行间债券市场债券回购交易,并扩大投资范围,取消投资额度的限制。

6、2015年7月,央行发布《关于境外央行、国际金融组织、主权财富基金运用人民币投资银行间市场有关事宜的通知》,大幅放开境外央行、国际金融组织、主权财富基金等机构在银行间市场的额度限制和投资范围,并将审核制改为备案制。

可以看出,中国银行间债市的开放,是个逐渐发展的过程,未来的开放程度还将不断提升。

PartⅡ:纳入SDR后,境外机构进军国内债市的速度明显提升

根据中债登数据,2014年6月至2015年12月,境外机构的国内债券托管量占总托管量的平均水平约2.01%,其中境外机构的国债托管量占总国债托管量的平均水平约2.55%。

2015年12月1日凌晨1点,IMF正式宣布,人民币2016年10月1日加入SDR,距离上一轮评估历时整整五年,IMF终于批准人民币进入SDR。人民币纳入SDR后,境外机构进军国内债市的速度明显提升。数据显示,境外机构的国内债券托管量占总托管量比例从2015年12月的2.03%提升至2016年9月的2.39%,而境外机构的国债托管量占总国债托管量比例更是从2015年12月的2.62%快速上升至2016年9月的3.67%。可以看出,境外机构在人民币加入SDR后,出于货币储备的需求,增加对中国债券市场的投资,特别是风险较低的国债。

图1:IMF宣布人民币加入SDR后,境外机构持有国内债券占比快速提升

数据来源:WIND、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整理

PartⅢ:国内债券市场中海外投资者的占比在国际上仍处于较低水平

美国债券市场是目前最为成熟且流动性最好的对外开放债券市场。根据美国财政部数据,海外投资者持有美国国债的比重在30%以上,是除公开市场操作账户和政府内部持有者(SOMA and IntragovernmentalHoldings)之外最大的投资者。可见,美国国债的海外投资者占比远高于我国。

图2:美国国债持有者中海外投资者占比

数据来源:U.S.Department of the Treasury、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整理

和亚洲经济体相比,我国债券市场中海外投资者的占比也处于较低水平。截止2015年12月,日本、韩国、泰国、印尼和马来西亚的国债市场中海外投资者占比分别达到10.72%、10.05%、14.23%、38.21%和31.70%,均高于我国2.62%的水平。因此,我国债券市场中海外投资者的占比在国际上处于较低水平,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图3:亚洲经济体国债市场中海外投资者占比

数据来源:AsianBondsOnline、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整理

PartⅣ:较高的利率水平吸引境外机构投资者增持人民币债券

目前,主要发达国家政策利率多处于极低水平,日本、欧元区、瑞士、瑞典与丹麦央行甚至实施负利率来遏制通缩。美联储连续推出四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联邦基金利率(隔夜)目标区间长期处于0-0.25%的最低水平,直至2015年12月,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0.25个百分点,新的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将维持在0.25%至0.5%的区间。

与亚洲经济体相比,除印尼和马来西亚外(这两个国家国债的海外投资者占比恰好处于较高水平),我国的利率水平相比日本、韩国和泰国具有明显的相对吸引力,而我国债券市场的海外投资者占比却显著低于日本、韩国和泰国。随着我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程度的提高,合理的预期是较高的利率水平和评级将吸引境外机构投资者增持人民币债券。

图4:亚洲经济体国债的收益率期限结构(数据日期2016/10/17)

数据来源:AsianBondsOnline、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整理

PartⅤ:纳入指数可期,拥抱全球资产指数配置

目前,国际三大债券指数花旗全球国债指数(Citi WGBI)、摩根大通国债-新兴市场指数(JPM GBI-EM)以及巴克莱资本债券综合指数(BarclaysGlobal aggregate index)均尚未将中国债券纳入指数。此前,花旗集团在官网宣布,“中国修改监管政策、进一步向投资者开放债券市场,为花旗考虑将中国债券纳入国际指数创造机会,花旗对(中国政府进一步放开债市)表示欢迎”。PIMCO也表示,预计未来一到两年中国债券将被加入主要债券指数。

可见,国际投资者对投资中国这个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的兴趣日益浓厚。境外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券市场的主要途径之一是购买债券ETF,比如富国富时中国在岸国债及政策性银行债1-10年指数ETF。富时集团(FTSE Group)于2015年3月推出了旗下首支追踪中国在岸债券市场的指数(FTSE China Onshore BondIndex Series),其中富时中国在岸国债及政策性银行债1-10年指数(FTSE China Onshore Sovereign and Policy Bank Bond 1-10Y Index)的债券构成是41.99%的国债、30.52%的国开债、15.95%的农发债和11.55%的口行债,期限主要集中在中短端,1-7年的占比是82.31%,指数的修正久期接近4。

图5:富时中国在岸国债及政策性银行债1-10年指数的发行人和期限构成(数据日期2016/2/29)

数据来源:FTSE Russell、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整理

表1:富时中国在岸债券市场指数相关指标(数据日期2016/3/31)

富时中国在岸债券市场指数相关指标

资料来源:FTSE Russell、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整理

从指数走势看,富时中国在岸债券市场指数与中债指数高度同步,具有较高的跟踪精度。

图6:富时中国在岸债券市场指数走势(数据区间2015/4/10-2016/10/19)

数据来源:FTSE Russell、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整理

我们可以大致估算下人民币加入SDR后,境外机构净增持人民币债券的规模。根据IMF最新数据(2015年9月),全球(剔除中国内陆)对外债券投资(Total Debt Securities)约24.39万亿美元,而投资中国债券市场的规模约2817.84亿美元,占比1.16%,远低于SDR货币中美元29.14%、马克8.34%、英镑6.88%和日元2.79%的水平。如果以日元为目标,人民币债券投资占比提高1%左右,则对应新增人民币债券需求约3000亿美元。

PartⅥ:SDR促人民币开放,迎债市配置需求

近期,5年期国债表现较为突出,据悉境外机构一直在增持中短期限的国债和金融债。我们认为,从主客观讲,境外机构投资者配置中国债券的需求在增加。主观上,中国债券有利率水平和评级优势,相比其他国家债券更有吸引力;客观上,随着人民币加入SDR,境外机构投资者需要根据新的SDR篮子调整其资产配置,一些境外央行也将增持人民币作为储备资产。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近期人民中间价一直在下调,但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保持了基本稳定。人民币并不具备长期贬值的基础,而且境外机构投资者对人民币债券以配置需求为主,短期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并不影响其增配人民币债券的长期行为。

特别声明:文章只反映作者本人观点,中国金融信息网采用此文仅在于向读者提供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立场。

[责任编辑:姜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