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民币 > 人民币动态 > 上海自贸区将着重解决与主要货币兼容

上海自贸区将着重解决与主要货币兼容

上海证券报2013年08月28日08:46分类:人民币动态

核心提示:“中国(上海)自贸试验区”就承载了这样的历史重托,这个试验区要着重解决以往中国改革开放35年没有解决的两个重大问题:第一,与主要国际货币、经贸兼容;第二,在全球性兼容“零关税”,建立国家经济成本、企业发展成本、人的生活成本更低、社会更高质量运行的新运行体制。

我国经济规模上去了,与全球主要发达国家的距离缩小了,但在经济管理体制、社会体制、人生成本等方面还有不小的差距。我国需要做出更加积极向上的策略调整,不能再靠优惠政策来改善营商环境,而要通过高效透明的行政服务来吸引投资。上海自贸试验区就承载了这样的历史重托。

巩胜利

为解决有关法律规定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内的实施问题,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本周一审议了《关于授权国务院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等国务院决定的试验区内暂时停止实施有关法律规定的决定(草案)》。根据草案,在试验区内,对负面清单之外的外商投资暂时停止实施外资企业法、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等三部法律的有关规定,暂时停止实施文物保护法的有关规定。

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如今已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依据商务部网站上周发布的《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主要内容包括:进一步深化改革、加快政府职能转变、积极探索投资管理模式等。而此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探索负面清单管理”,引起业界广泛关注。所谓“负面清单管理”,是指针对与外商投资相关的管理措施,均以清单方式列明。简言之,现行的“正面清单管理”是规定企业“只能做什么”,而“负面清单管理”是仅限定企业“不能做什么”,并以“清单”方式列示,体现了全面企业“放权”的改革思路。从现实情况看,对企业管制过多,大大限制了其经营活力,与国际企业运行差异较大。

加入世贸组织十二年后,我国的“入世”红利已渐渐耗竭,而与发达国家在经济、贸易上的矛盾在加剧。大家看到,我国经济规模上去了,与全球主要发达国家的距离缩小了,但与全球发达国家在经济管理体制、社会体制、人生成本等方面还有不小的差距有待进一步缩减。中国需要做出更加积极向上的策略调整,不能再靠优惠政策来改善营商环境,而是通过高效透明的行政服务来吸引投资。“中国(上海)自贸试验区”就承载了这样的历史重托,这个试验区要着重解决以往中国改革开放35年没有解决的两个重大问题:第一,与主要国际货币、经贸兼容;第二,在全球性兼容“零关税”,建立国家经济成本、企业发展成本、人的生活成本更低、社会更高质量运行的新运行体制。可以预料,在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内,以政府放权为标志的改革将进一步深化。原先受到较多管制的创新类金融服务、商务服务、文化娱乐教育和医药医疗护理业等,将获得很大的发展机会。

从面积上看,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并不大,但辐射作用却将超出很多人的想象——试验区所包含的外高桥保税区、洋山保税港区,分别是我国第一个保税区和第一个保税港区。在多年的探索发展中,已形成了“立足上海、服务全国、吸引全球”的大模式。我国是当今全球最大的金属消费国,随着大宗商品供应过剩,很多资源会选择运往试验区内的LME仓库。当国内供应不足时,可就近进货,降低国内企业的交易成本。但比此辐射更重要的,是复制推广——国务院明确要求,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能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换言之,上海自贸区实验要辐射、引领全国,要与全球198个国家(联合国成员国2012年末数字)中的绝大部分经济体相融合、不冲突,共谋经贸发展大趋势。

本世纪初,以加入WTO为标志,我国制造业在与国际强大对手的过招中,实现了竞争力的迅速提升。如果说WTO重在货物贸易,自由贸易试验区重在服务贸易,那今天服务业将同时迎来机遇和挑战,将走向更高的价值链,更高质量、更高品位的业态。目前,我国的服务业在“新兴国家”中是发展最快的,约占国家GDP总额的近30%,但欧、美、日等国的服务业占其总产值均超过80%以上。而据一些金融货币学者的研究,在国内的各类服务业中,金融业国有资产比重过大,受保护的力度举世罕见,一些金融机构依靠简单的息差,企业、大多数公民却无法分享金融货币的红利,这种情况既不合理,也不可持续。今年以来,中国的金融改革处于提速过程中,在取消贷款利率下限后,利率市场化已是大势所趋。如果放行国际金融资本进入国内市场,自由贸易试验区将再次加快金融改革与国际接轨的步伐。

有研究国际贸易超过30多年资深学者研究认为,与国际货币兼容、接轨,就是诸多国际货币(是指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可批准的13种流通的国际货币)自由流通、兑付、使用和储蓄。而截至2012年末,我国人民币在全球货币流通总量只有近1%,美元在全球流通总量超过了64%,欧元为26%左右,更重要的是美元每一天在全球流通总量为4万亿美元。在我国的石油气、铁矿石、煤、食用油已经是国际市场不可缺的一部分,在中国制造已遍布全球的情形下,若是没有国际社会这一揽子国际货币的兼容,那是难以想象的。

为使上海自贸区与国际社会接轨,最高决策层可能在具体运行方式上做出“过渡性”的制度安排。为此,在上月的上海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扩大会议上,上海市长杨雄指出,当务之急是要把试验区正式启动时必须具备的一整套法律法规、管理体制、运行机制准备好。“这是试验区正式启动的前提,准备时间非常紧”。

(作者系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独立学者)

[责任编辑:姜楠]

分享到:

视觉焦点

  • 独家照片:世界之巅 勇者为峰
  • 拉美最大航空公司拉塔姆宣布破产重组
  • 长三角正式开行至东盟中欧班列
  • 河北迁安:休闲农业促增收

关注中国金融信息网

  • 新华财经移动终端微信新浪微博